位置:吉吉财经资讯网 > 股市行情 > 英语老师拿丝袜帮我自慰(丝袜自慰)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英语老师拿丝袜帮我自慰(丝袜自慰)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啊!啊啊啊!
    何甜甜无奈又绝望,呜呜,她担心的事,似乎真的发生了——
    何鸿图攀上了香港来的大富商,准备一起投资开办保健品工厂。
    何鸿图在老家的亲戚们,纷纷赶来,拿着一摞又一摞刚刚从银行取出来的钱,吵着闹着要一起投资。
    何鸿图和田真真百般推辞,还再三提醒:“大伯、三爷爷、六叔公……投资是有风险的,万一赔了,血本无归!”
    结果,他们越劝,何家的那群人越是坚持:“赔了算我们自己的。鸿图啊,一笔写不出两个‘何’字,咱们都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你可不能有了好事不管咱们这些穷亲戚!”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何鸿图要是再拒绝就是不讲亲戚情分。
    何鸿图“无奈”收下了亲戚们的投资,并郑重其事的写了合同,白字黑字的写明:投资,年底按照股份分红!
    港商投资建厂的事,在小县城绝对是大新闻。
    不但何家村的亲戚积极参与,就连田真真早就断了来往的娘家人也凑了上来。
    田真真那个面甜心苦的后妈,直接跟田真真打感情牌,“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也是我从小养大的。还有你弟,那可是跟你一个亲爹啊,是你们老田家的种儿!”
    “将来小宝出息了,也会帮你撑腰。真真啊,现在你和女婿感情好,好像用不上娘家。但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咱们女人哪,有娘家和没娘家绝对不一样!”
    一番话说得,真是刚柔并济、恩威并施。
    田真真最后只能收下后妈送来的一万块钱,还仿照何家的例子,写了正经的入股合同。
    “……二十万块钱啊!这可是二零零四年,人均工资不足五百元的小县城啊!”何甜甜彻底慌了。
    这么大一笔钱,就算是搁在十几年后,也能称得上巨款。
    牵扯到这般巨额的诈骗,一旦事发,何鸿图和田真真两口子肯定要坐牢哇。
    “啊!哇啊!”何甜甜急得哇哇大哭,她深恨自己年纪太小,连句劝阻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世的爸妈走上了诈骗的不归路。
    呜呜,不要啊。
    爸爸妈妈,你们不能做违法的事情啊。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不到半年,但她是真的喜欢何鸿图和田真真这对父母。
    因为他们给了她最诚挚、最纯粹的爱,让她感受到了父爱母爱的滋味儿,也让她对于新生有了更加美好的憧憬和期待。
    眼看着幸福的人生即将开启,结果爸妈却、却——
    何甜甜又哭又闹,却依然不能阻止父母的步伐。
    更快的,何甜甜最害怕的事出现了。
    那位号称从香港来的大老板,筹集了三百万的投资后,忽然消失了。
    所谓的工厂,是他租来的。
    所谓的建厂计划,根本就是一张白纸。
    公章、审批合同等等,也都是假的。
    “骗子!那个黄老板就是个骗子啊!”
    何鸿图和田真真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对着何家、田家那些找上门来的亲戚,痛心疾首的哭诉着。
    “我们也投了三万块钱啊。那可是我们准备买房子的钱!”田真真抱着何甜甜呜呜的哭,仿佛失去一切的孤儿寡母。
    但屋子里的人,没有人同情她,他们自己也亏了钱啊。
    何大伯:“你是说,我那四万块钱打了水漂?”
    何三叔眼睛都红了:“三万块啊,那可是我准备给孩子结婚的钱哪!”
    “鸿图,我不管什么黄老板不黄老板的,我当初可是把三万块钱交给了你。”
    何四姑虽然又怕又急,却还有些盘算,她就咬死了这一点:“我只认你!现在我不投了,你把钱还给我!”
    “对!对对!还钱!”
    “何鸿图,赶紧把钱还给我们!”
    “没错,我们是信你才投的钱,现在骗子把钱卷跑了,你就要把钱赔给我们!”
    “何鸿图,你还想不想回何家村了?你要还准备姓‘何’,就赶紧把骗乡亲们的钱还上!”
    何四姑的话提醒了所有人。
    他们开始追着何鸿图要钱。
    起初,这些人还只是在何家闹,弄到最后,他们直接跑去了何鸿图的公司,甚至是每个月举办的健康会议的大会场。
    何家村的人闹得很凶,警察来了,周围围了一大堆的吃瓜群众。
    何鸿图满脸无奈,田真真则抱着孩子哭。
    一些老顾客就看不过去了。
    许大姨性子急,年岁也大,颇有点儿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她摆出茶壶造型,直接对着那些闹事的人说:“你们还好意思找小何?人家当初小何百般提醒,说投资有风险,你们在农村攒点钱不容易,让你们别投,可你们不听啊,死活逼着人家小何把钱收下来!”
    “哦,现在出了事,骗子卷钱跑了,你们不说去找骗子算账,却来为难人家小何?”
    陈大爷的腿好了,能够站起来,但还需要拄拐杖,他也站到了何鸿图面前,帮忙说话:“就是就是,你们不是还签了合同?”
    “再说了,又不是小何骗的你们,真正骗人的是那个港商黄老板。你们来闹小何算怎么回事?”
    还有好几个大爷大妈,也都站在何鸿图这一边,又是训斥闹事的人,又是跟警察说好话:“警察同志,小何真是个好孩子,他肯定不是骗子!”
    警察听完众人的话,又看了何鸿图提供的合同。
    这些合同不只有何家村的众人跟何鸿图签的投资协议,还有何鸿图和黄老板签的合作契约。
    公章、印、签名……弄得都跟真的一模一样。
    调查来、调查去,最后的结果也是何鸿图和其他受害人一样,都被黄老板骗了。
    至于那个黄老板。
    呵呵,华国太大了,这年头还没有联网,想要找到一个精于骗术的骗子,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何鸿图还是做了件让所有人都称赞的事。
    他当着众人的面儿,郑重表示:“虽然我也被骗了,但就像我四姑说得那话,你们是相信我,才把钱交给我!”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这样,我、我会想办法筹钱,就算我和老婆孩子吃糠咽菜,也会把你们的钱还上!”
    何家的亲戚们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
    但,很快,何大伯、何三叔和何四姑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何鸿图用一副“你们应该理解我”的语气,说道:“大伯,叔,小姑,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样吧,有了钱,我先紧着其他的乡亲。你们就先等一等——”
    何大伯&何三叔&何四姑:……
    这话是不是说反了?
    一家人,不是应该优先照顾嘛。
    怎么反倒要给外人让路?
    这三位不高兴,但何家村其他的村民却非常赞同:“对对,你们是一家人,关上门来,怎么都好说。咱们这些外人,就不掺和了!”
    “鸿图这孩子就是厚道,做事也大气!”
    “对对……其实,要是说起来,何老大他们三家的钱根本不用还。我记得当年何老二两口子出事的时候,又是赔偿金、又是存款,还有县城的房子,加起来也有四五万块钱!”
    这些钱全都被何老大兄妹三个给坑走了。
    他们要了钱,却把何鸿图轰了出来。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硬是靠着捡破烂、小偷小摸才勉强长大。
    某个村民的话,忽然提醒了众人。
    大家回想起十来年前的旧事,纷纷点头:“对、对对,十年前的五万块钱,搁到现在,少说也值十万!”
    而何大伯兄妹三人投资的钱,加起来不多不少,刚好十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