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大尺度高H辣文在线看 怀孕H高H接种

  • 时间:
  • 浏览:128

眉眼间都带着笑。

  “是不是要去上朝了?赶紧的走。”

  见他还在这里慢悠悠的‘欣赏’自己,怕莫知鸢一会儿回来不方便说话。

  所以她忙摆手,一脸嫌弃的样子。

  自从知道她和他已故母亲长得一样后,阿凝面对燕稷时,胆子又大了些。

  “好,我走,一会儿我来找你吃午饭。”

  他也没厚颜无耻的留下。

  说走就走了,走时还哼着小调,步伐轻快。

  就那么高兴吗?

  看的阿凝有些发懵。

  要他快乐,未免也太就简单了吧。

  后来,莫知鸢回来了。

  看她风尘仆仆,而且有些憔悴。

  那样子,是一夜未睡。

  所以她居然和北洺野聊了一夜吗?

  孤男孤女的,聊什么能聊一整个晚上?

  她都还没问话,只是自己猜测,便有些不高兴了。

  “阿嚏……”

  她才一走近,阿凝就连打了几个喷嚏,眼泪婆娑,看上去可怜极了。

  “怎么了?”

  欲开口的莫知鸢真是被她弄的有些懵。

  “没,昨晚没睡好而已。”

  你男人跑来抢我的床,我能睡好吗?

  但她要知道他俩昨晚在一个房间,大概会很不爽。

  所以不必再提了。

  “担心他?”

  她好像很懂似的。

  阿凝微愣。

  “你一夜没回来,我自然是担心的。”

  她抿嘴浅笑,明显是在揶揄他。

  “那你可能是想多了。”

  她懂了,很是无奈。

  这丫头,怎么那么调皮啊。

  然后拉着她进了屋。

  风大,看她眼泪婆娑,又似乎没睡好的样子,实在不适合继续待在外边。

  才刚进屋,她就满眼迫不及待望着她。

  好像在说,你说,你说,你快说。

  你昨晚找他,都做了些什么。

  “陛下会有大动作。”

  但莫知鸢是个会聊天的吗?

  如此简短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

  但聊了一晚上,主题就是这个。

  “是他?”

  你是想告诉我,是他做的吧?

  阿凝其实想说自己已经猜到了。

  可居然真的是他啊……

  “如果让燕稷真的登基,燕北两朝必定开战,血流成河,但若燕北两朝的君王有结盟之意,天下便能太平。”

  这是他说的话吧。

  阿凝看她面无表情的说着。

  这一听就不是她会说的话。

  “你相信吗?”

  北洺野也是个有野心的,他要一统天下,怎么可能和燕国共分呢?

  所以他这么说,一定只是为了说服莫知鸢。

  “你觉得呢?”

  她却没回答她。

  只是看着她的眸子,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觉得啊……

  她沉默了片刻。

  “相比之下,我自然觉得陛下是个好人。”

  就跟燕稷那样的人比起来,北洺野的确好太多了,一个是阎王,一个是帝君,有什么可比性呢?

  “那倒是未必。”

  莫知鸢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

  哪怕说的是真的,她也不乐意听。

  当着她的面,她对他就从未有一句好话,真够气人的。

  “你……你不会要倒戈吧?”

  她说的气话。

  可阿凝却当真了。

  毕竟莫知鸢一直都是那么正经的人。

  何况,谈恋爱的女人就是很容易犯蠢。

  “看情况,反正我是不会看着他死的。”

  “你要冷静啊,你怎么可以……”

  阿凝急的劝阻她。

  可她却摆摆手,说什么都不听。

  “陛下要知道了,肯定会杀了你的。”

  她赶忙道。

  你要知道他可是未来要一统天下之人,你怎么能跟他作对呢?

  “嗯。”

  她知道。

  就算知道也很淡定。

  所以是不是意味着她一点不怕死呢?

  “鸢姐,你不会想告诉燕稷,是谁劫了七皇子吧?”

  “自然不会,但他迟早会查到,他俩也迟早要交锋。”

  她说,我还没卑鄙到那种程度。

  但阿凝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在算计什么。

  盯着,沉默了片刻。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她提着自己的剑出门,连茶都喝一口。

  走?去哪儿?

  在这大殿内的话,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必要刻意说一声吗?

  总觉得她这么做是另有深意的。

  阿凝想了很久。

  后来,她的确很久没见到她了,就算见到,也只是匆匆一瞥,她看都没看过自己一眼。

  七皇子被劫的第三天。

  一直寻不到人,燕稷便又抓了一位皇子。

  栽赃陷害,污蔑他藏北朝探子,所以立刻抓了,抓完以后立刻在午门前斩首。

  等人反应过来,便只注意到那里还未干涸的血渍。

  听有人说,三皇子他临死前还在大呼冤枉,可下一秒就已经人头落地,一起被杀的,还有他一众家属,就连女人和小孩儿都没放过。

  太残暴了。

  虽然百姓们不敢言说,但从大家眼底都能看出来。

  这等残暴的皇子,若真的做了他们的君主,那日后,不知道会多么凄惨。

  所以,他们是抗拒的,拒绝的。

  可燕稷抓了一个不够,还抓第二个。

  “殿下,您这么做,会失民心的。”

  莫知鸢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变得如此残暴。

  “民心?那东西要了有何用,若有人敢反我,我便杀了他,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我无所谓,只要他们想死。”

  “你就没想过庇护他们吗?”

  莫知鸢眼底有一丝丝失望。

  他怎么能这么想呢?

  “呵……他们不曾庇护过我,我为何要考虑他们呢?”

  他冷笑,一脸不在意,笑的也漫不经心。

  “最好,都死了才好。”

  在莫知鸢觉得他很不可理喻后,他突然嘀咕着。

  她很震惊的望着他。

  你……在说什么?

  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有那样的想法。

  “要是我死了,他们也跟着去死,那就最好。”

  他笑笑,摇摇头,又道。

  莫知鸢怔怔的看着他。

  本以为足够了解他了,可到今天,似乎又要重新认识一下了。

  皇宫里的血太浓烈了,上下一片寂静。

  就连走路的,扫地,都在轻轻活动,生怕突然吵醒燕稷,惹的他一个不爽,要杀人。

  才短短几日,燕国的皇宫,真的成了一座人人都想逃出去的监牢。

  就连在阿凝身边伺候的老嬷嬷也总是神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