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好看(好硬啊进得太深了h文)最新章节列表

  • 时间:
  • 浏览:109

阿凝若有所思,面色深沉。

  也不知道是在认真的在想什么。

  语嫣在愧疚中,走了很久。

  “前边好像有家味道很好的烤鸭店,咱去试试?”

  她突然想吃烤鸭。

  然后就去了。

  只是去了没多久,她借故要去方便,走了很久很久。

  语嫣一人坐在酒楼里面对着烤鸭,时不时的往外看一眼,似乎等的很焦急。

  后来,她大概是等不了,把烤鸭打包,也走了。

  一个跟着一个巷子的去寻找,找了很久。

  她跟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另一边,阿凝都已经和北洺野私会,见面了。

  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简直是不成体统。

  “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人盯上了你?”

  但亲亲我我之时,也不能忘了正事儿。

  “嗯,都被解决了。”

  他一点儿不意外她知道。

  毕竟她很聪明的。

  “解决了,那就说明你暴露了,燕稷现在肯定知道有个人藏在幕后跟他作对,现在就连我身边都有了眼线,我想,我也被他怀疑了。”

  但说起来,燕稷最初就该怀疑她的。

  她可是从北朝来的,能是燕稷的人吗?

  “那你……”

  “我肯定能自保,只是你万事小心。”

  她想了想,又道。

  “若是莫知鸢铁了心要帮燕稷,最后关头,也许会用我来威胁你,但不用怕,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没事的,你尽管去做你要做的事。”

  她很认真的道。

  莫知鸢毕竟是她笔下最能干的女主。

  她不信她真的就这么完全歪了。

  北洺野就这么盯着她,盯了许久。

  看的她都心虚了。

  “怎么了?”

  他那眼神,就感觉是透过她的肉身看到了她的灵魂一般。

  “我突然觉得,你居然是阿如此善解人意的姑娘。”

  他由衷说道。

  然后还摸了摸她柔顺的发,眼底充满了宠溺。

  被夸了?

  阿凝脸有些通红。

  “我一向都是如此的温柔体贴,你是没有深刻认识过我。”

  她垂着头,做出一副小女人姿态。

  “是吗?”

  只见他眉头轻轻一挑,三分玩笑,三分的哭笑不得。

  她猛点头,为了证明自己。

  “那我是不是应该更深刻一点。”

  他突然搂紧,紧紧的握住她的小腰。

  深刻一点的意思是想更进一步?还是深入最后一步?

  阿凝心有些忐忑。

  上次,是她落荒而逃了,那这次……也不是不可以。

  “你出来太久了,还是早点回去,以免引起怀疑。”

  她正在暗自下决心。

  他就突然放开了一步。

  所以哪里是更进一步啊,分明就松开了。

  我出来,她本就怀疑,还巴不得找到我呢,但她也没那个本事。

  可无疑,此刻退出,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她再次出现,便是在语嫣的身后。

  “抱歉,我是不是离开太久了,害你到处找我。”

  此刻的语嫣正站在偏僻的巷子里。

  她突然说话,吓了她一跳。

  转身,便看到阿凝在对着她微笑。

  那一秒,她有些心虚。

  但素来她也是个情绪不太外漏的姑娘。

  “还好,你去哪儿了?会那么久。”

  “找不到方便的地方,你知道的,我对这里又不熟,迷路了。”

  她微笑着道。

  赤果果的是在撒谎。

  两人都心知肚明,却没有拆穿。

  “那咱们还吃烤鸭吗?我带出来了。”

  “吃,当然要吃,不过换个地方吃。”

  所以顺道买壶酒,去个应景的地方,继续喝。

  后来,便是七皇子府的屋顶上。

  这里已经被封了,官府封条还在,被抄家以后,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说不出的萧条。

  此刻二人就在屋顶上,喝着酒,吃烤鸭。

  “他被人劫走了,你惦记他吗?”

  阿凝眯着眼问道。

  被问话的语嫣怔愣了片刻。

  “只要他安好,我惦不惦记什么的,不重要。”

  她淡淡道。

  只是喝酒更猛烈了些。

  “那看来,你们感情也不大深。”

  她似乎满不在意的。

  “若是深刻,他又怎会将我送人呢?虽说我知道他是为了自保,也是为了我的将来,但……就是没那么深的感情。”

  只见她苦笑。

  说起送人这件事,阿凝一时语塞,竟突然觉得继续打击下去,有些伤人。

  “你和七皇子是怎么认识的?还有六皇子,他为何……那么对你?”

  那就说说往事好了。

  其实这也是个可怜的女子,身不由己罢了。

  “七皇子与我,自幼便相识,还有六皇子,小时候我与他们一起玩耍过,他们也在我家里住过,那时他们两个人……似乎玩的还不错,六皇子因为是从民间带回来的,难免有些胆小怕生,而七皇子他自幼便是如此,所以那时到我家里时,两人总是 形影不离,总在一起……”

  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她微眯着眼,喝酒又慢了些。

  显然这让她情绪有所舒缓。

  阿凝真是没想到他们两人小时候居然好过?

  “可是他们哪里是来我家做客那么简单啊?那时候是陛下让父亲决定从他们两人中选一个送去北朝做质子,后来父亲选了六皇子……”

  那仇就这么结下了。

  所以他回来对付的就是七皇子,还有王氏一家。

  “既然两人都差不多,那为何……”

  “当时我还小,不懂,后来,父亲死的那晚告诉我实情,原来那时候……他看到六皇子把池塘里的小鱼都宰了,剥皮,去喂,最后活生生的把小鱼的脑袋用石头砸的稀烂,父亲觉得他是个很残忍的孩子,长大以后可能会对我们燕国不利,而且他那样的性格送去北朝,没准能活下来,所以父亲选了他,根本就没有受贿什么的,是六皇子自己误会了。”

  “他的确是个很残忍的人。”

  那种事的确像是燕稷会做出来的。

  所以阿凝立刻就相信了,一点儿都不怀疑。

  “是啊,否则怎会一回来,就把皇宫变成了地狱,又残害了这么多对燕国有功之臣呢?”

  先是严太尉,然后是王将军,七皇子,还有被杀鸡儆猴的三皇子,以及宫里那些无辜的奴才。

  他的血腥,还未结束,会一直进行下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