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赋能成为最火爆的商业语汇之一。马云、马化腾等商业巨头们不但将赋能时常挂在嘴边,也将其纳入公司的重要战略。阿里巴巴不断强调要赋能商家、赋能中小企业;腾讯的格局观是“连接一切,赋能于人”;京东到家发布了“零售赋能”新战略;联想则要做“智能变革”的推动者和赋能者……

在互联网以全新方式颠覆传统行业的环境之下,赋能的价值被提升到一个从未有过的新高度。这一现象其实并不难理解,从移动支付到共享经济,正是超越传统的赋能力量在迅速改变着人们的经济活动乃至生活方式。

赋能的附着方式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管理层面,二是技术层面。

回顾人类近代文明的进化史,其实每一次大的跨越均离不开以创新与颠覆为其核心的技术赋能。

第一次工业革命,热能向机械能的大规模转化让世界进入蒸汽时代。

第二次工业革命,其核心是机械能向电能的转化。

第三次工业革命,能效、社交、全球化的综合变革让人类进入全新的信息时代。

如今,以人工智能引发的智能化变革将我们带入更具颠覆力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在这个变革渗透进各个领域的时代,教育的变革显得举足轻重。

在中国,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技术革新已经走在了全球的前列,而教育信息化的推进成效则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全球竞争力。

因此,《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坚持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核心理念和应用驱动”。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则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2030行动框架》,勾勒出中国未来教育的发展图景:“应该是更加开放的教育,突破时空界限和教育群体的限制,人人、时时、处处可学。”

VR教育因其技术特性,被视为推进我国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工具与渠道。

VR与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是影响未来的三大科技创新方向。VR沉浸式、交互性的技术特征,可以令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因此,VR教育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主动学习”,从而打破传统的教学模式,重新构建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育体系,用感性认知的方式培养学生的思维逻辑能力和创造能力。而这种全新的学习模式,也将成为我国推进教育信息化的基石。

从另一层面看,VR教育也可以有效改变我国各地区教学资源分配不均衡、不充分的长期难题。通过云数据传输和简单的软、硬件设备搭建,教育落后地区的孩子完全可以共享到发达城市的教学资源,实现地区教育无差别化。以微视酷科技为代表的VR教育创新公司目前已经完成了这方面的试点工作。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与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教育信息化起步较晚。而在上述国家和地区,以STEAM教育为核心的创新型教育模式已经成为其素质教育的一部分。STEAM教育是一种重实践的超学科教育概念,侧重培养孩子们通过多种途径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塑造创新型人才。从本质上来说,它与VR教育、创客教育这些新型教育模式可谓一脉相承。

在我国,VR教育、STEAM教育、创客教育都是“十三五教育规划”大力提倡的新型教育模式,也是我国教育信息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在政策和资本的驱动之下,各类新型教育机构已经呈现风生水起之势。然而由于这一领域尚处于初级阶段,也存在着水平良莠不齐、各自为政、虚炒概念等弊端,将这些创新教育模式有机结合,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才能让这些前沿技术为推动我国教育信息化发展有效赋能。

微视酷科技在这方面的探索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其核心技术IES系统中包含目前全球首个实现编程功能的VR制作工具XRmaker,可以让学生自己动手创作VR内容,生产VR作品;教师也可以根据自己的个性化教学需求,制作VR教学课件。这些既可以在基于IES系统打造的VR创客教室中实现,也可以随时随地线上发生。这无疑令VR教育在提升学生主动能动性方面再次实现重大突破,成为教育信息化、教育现代化的重要赋能技术。

彼得•德鲁克指出,“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参与创造”,这也是对“赋能”一词的最好诠释。就我国教育信息化而言,不仅需要政府层面的政策“赋能”、市场层面的技术“赋能”,也需要学校层面的管理“赋能”,而后者涉及到校园管理、教学工作习惯、基础设施建设等方方面面的变革。无论如何,这扇大门已经开启,目前需要的,是各个层面涌现越来越多的“赋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