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 时间:
  • 浏览:17

不过,可斯维尔科长忘记一个习惯性因素。

  就是说,沙林斯处长并不是忠心于格瓦斯少将。

  仅仅是,他忠于自己的一切利益。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很简单,沙林斯处长为了保住处长的地位待遇,他必须溜须格瓦斯少将。

  同时,溜须格瓦斯少将,期望着进一步获得更高的地位。待遇。

  恰恰是,格瓦斯少将手里的权力,就是关乎到沙林斯处长升迁的因素。

  所以,在瓦城15号机场里,面子上,沙林斯处长不能不忠于格瓦斯少将。

  现在,可斯维尔科长看到沙林斯处长的一副奴才模样,便本能上以为,他忠于格瓦斯少将。

  着急之下,可斯维尔科长忘记这种因素的作用了。

  可见,排除情报因素的影响,人与人之间,原本没有天然的忠心之说。

  只有互相利用的利益关系,牵连这每个人的所谓忠心。

  归根结底,依然是一种自私性质的忠心说法。

  所以说,一些人物不能有效处理好别人的私心问题,便不能获得有效的忠心度。

  最终,成为不是人物的人物。

  就是摆设之类的状态。

  没有实际的作用,自然,也不会拥有实际的权力。

  原本,权力就是大家互相簇拥之下的结果。

  无法满足外人的私心度,便无法有效地权力于外人。

  可斯维尔科长有点惊奇,却没有慌乱。

  他稍稍稳住情绪,转身看看沙林斯处长,冲他笑笑。

  “你好!”跟着,他回他一句。

  顺势,他点头一下。

  这个时候,可斯维尔科长不想赤裸裸暴露出盛气凌人的气势。

  现在,他和山田局长正在瓦军的地盘上,凡事都需要含蓄与包容。

  无论如何,他不想公开地和瓦军的任何人口翻脸。

  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起码,公开处,可斯维尔科长绝对不会做出翻脸的傻傻举动。

  除非是,大脑进水的表现。

 

  他自以为很聪明,绝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

  那般操作,分明是,讽刺智商呢!

  “你好!欢迎你光临机场!”沙林斯处长忙不迭地回应。

  继续温顺地问候示好。

  并且是,他尽可能地笑笑,最大限度地展示出温顺服帖的模样。

  无论如何,沙林斯处长听说过瓦国情报局的恶毒行径,连带着无法无天的权力。

  因此,他除了害怕,就是害怕。

  几乎是,没有余外的选择。

  只能在害怕中无奈地面对着可斯维尔科长等人。

  “好好!去前面吗?”可斯维尔科长点头回应。

  依然是面带笑意。

  末了,还稍稍打问一句。

  实际上,可斯维尔科长已经知道,接下来,前进路径的方向。

  跟着山田局长和格瓦斯少将的脚步走呀!

  不过,他又是刻意问问沙林斯处长。

  依然是,故意整治他。

  有点无事生非的状态。

  总之,可斯维尔科长只想折腾沙林斯处长到难受的程度上。

  整死你,让你当死狗!他依然如此暗啐沙林斯处长。

  实际上,他暗啐的寓意里,却是啐啐格瓦斯少将。

  不幸的是,沙林斯处长夹在中间,代替格瓦斯少将被啐啐了。

  这么说去,瓦城15号机场主任,格瓦斯少将已经是死死的死鬼命运了。

  应该是,瓦城情报分局的家伙们,铁心要收拾他。

  任谁也难以救救他了。

  只能是,瓦国情报系统控制下,瓦国又多一个冤魂。

  实际上,瓦国之内,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无数冤魂的故事。

  这种状态下,责怪任何一个人口,都是毫无意义的动作。

  只能是,当年设置瓦国情报局机构时,多数瓦国人做出了绝对支持的姿态。

  现在,所有的瓦国民众,深受着瓦国情报系统的残酷折磨与杀害。

  问题是,任何人找不到一丝解决的办法。

  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年支持建立情报机构,直到被情报机构深深伤害着。

  真是自作自受的状态。

  所以,讨论瓦国情报系统的伤害作用,绝不是一个乌达局长和一个高飞处长所能代表的形势。

  就是说,虽然,乌达局长和高飞处长有野心,从而支持瓦国情报系统的暗黑脑窥手段。

  可是,他们的意志并不能左右下面的所有特工们。

  几乎是,每个特工都有自己的目标和野心。

  纵使,乌达局长和高飞处长不支持大家恶毒地操作情报心理战的手段。

  所有的特工们也会心照不宣地暗暗操作。

  毕竟,任何人进入到瓦国情报系统后,所有的人生奋斗目标,统统锁定在情报手段上。

  无论是否暗黑恶毒,只要可以达到每个人的野心目标。

  所有的特工情愿昧着良心去杀人放火。

  在利益面前,讨论人性,也是很幼稚的说法。

  明显是,只要拥有巨大的政治与经济利益,任何人的心思,都会走向极端的状态。

  等于是,不得不昧起良心。

  所以,此刻讨论瓦国情报系统的整体良心问题,显得很是苍白。

  只有撤销掉这种情报机构,阻断任何人染指的野心,才能最大限度遏制情报系统内沉沦恶毒的人性。

  可斯维尔科长的话音刚落地,沙林斯处长急忙回应:“是是!恭请贵宾到前面迎接贵宾!”

  沙林斯处长说话时,依然是笑笑的温顺表情,依然是点头哈腰状。

  总之,今天晚上,只要是奉陪着瓦国情报系统的人口,他只能这样操作所有的表情动作。

  不为什么。

  仅仅是,他害怕极了,害怕这些传说中神秘的家伙们。

  沙林斯处长认为瓦国情报系统的特工们神秘。

  仅仅是,他不了解情报口的操作手段。

  世界上哪里会有很多神秘的人和物呀?

  许多人不懂其它环节中的操作程序,便要以为神秘。

  实际上,瓦国情报系统中,许多特工们压根没有一丝神秘的自豪感。

  恰恰是,他们觉得很是普通。

  连带他们工作的手段,也是超级原始普通。

  原来,控制人类,只管降低他们的人性标准即可。

  并且是,降低人性的标准,只管坑蒙拐骗和杀人放火,即可达到目的。

  同时,瓦国情报系统的特工们,统一认为,情报口之外的人口,压根就是蠢猪一般的思维。

  所以,任由着特工们操作着简单恶毒的手段,就可以控制他们。